【三代师友书法展‧四之二】陈家煜刻章如人生心正方得始终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12
【三代师友书法展‧四之二】陈家煜刻章如人生心正方得始终【三代师友书法展‧四之二】陈家煜刻章如人生心正方得始终【三代师友书法展‧四之二】陈家煜刻章如人生心正方得始终【三代师友书法展‧四之二】陈家煜刻章如人生心正方得始终【三代师友书法展‧四之二】陈家煜刻章如人生心正方得始终

大马着名书画家夏振基的7名入室弟子当中,来自高渊的二弟子陈家煜以篆刻艺术闯出名堂。回想拜师初期,青涩的陈家煜听不懂恩师的话,无法参透真正的篆刻精神。直到他走过不同的人生阶段,从经历中汲取智慧才慢慢开窍,领会恩师对他的指导与提点。

陈家煜继承夏振基老师对艺术的严谨要求与坚持的精神,11年来,师徒俩在推广书法与篆刻艺术路上同心协力,相互扶持,建立了父子般的深厚感情。

从“文艺愤青”荣升为全职奶爸,陈家煜对篆刻有更深刻的体会。他认为,篆刻如经营人生,没有捷径,更不能速成,唯“心正”,方得始终。

中学时期的陈家煜爱好艺术,常与学长们在校园里推广艺文活动。某天,学长张君熙画了一幅水墨画,要求他帮忙刻印章。他就这样一头栽入篆刻创作,从此对它痴迷不已。

“我遗传了家族的手艺才华,加上天生懂得写倒转字,刻字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。当时,我通过看书自学篆刻,利用班上的木桌、橡胶擦及大理石来刻字画。”

不久,他知悉槟城光大金石画廊的负责人陈锦兴擅长篆刻,于是要求拜师学习。“陈老师并不收学生,只允许我在旁观看。那段期间,我学会了篆刻的刀工与技术,但没学到章法。”

学篆刻需要花钱买印石与工具,陈家煜灵机一动,动念为同学刻印章赚钱。“我帮同学刻印章,每个印章收5块钱,赚到的钱都花在买印石及工具上。当时我每天都花五六个小时篆刻,几乎荒废了学业,差点无法毕业!”

偶遇恩师夏振基

陈家煜笑说,当时他是不折不扣的“文艺愤青”,每天陶醉在艺术带给他的愉悦里头,丝毫没想过未来。直到遇到恩师夏振基,他的篆刻之旅才真正开始。

2006年,陈家煜到吉隆坡拉曼大学唸书,经历了一段迷惘期。他到书局闲逛时看见熟悉的篆刻工具,决定重新投入印章创作。

“篆刻把迷失的我拉回正轨。为了赚钱买工具,我为上海书局的书展刻印章,就在书展现场我遇到了苏兆雄老师,他把我推荐给夏振基老师,从此我才有机会跟夏老师接触,成为他的入室弟子。”

在7名师兄弟之中,陈家煜是老二。每到週末,师兄弟们都会到恩师的住家聚会,彼此交流及切磋书法与篆刻艺术。

“跟随夏老师首两年,我其实学不到什幺,只是在旁观看老师写字。老师会指点我的篆刻作品,但我当时听不明白他所说的话。”

他表示,篆刻不难,但美学的触感与艺术的悟性需要有好的老师点拨才能明白。

“当时我经常出外摆摊,掌握了‘急就章’的功夫,可在10分钟内刻好一个印章,却只是停留在‘工匠’的阶段。直到后期我唸硕士班,论文的主题是专研古玺与文字研究,这才真正了解篆刻艺术。”

关係亲切如父子

在他眼里,恩师是一个严格的老师,对作品的要求很高,作品若不达标準,他得磨掉重刻。无论如何,跟随恩师学习的日子总是充满了欢笑声,两人更建立了如父子般的深厚感情。

“夏老师很疼爱我们,最难忘的是师母煮的菜餚。有时我们在他家逗留到半夜就会一起出去吃宵夜,夏老师会偷偷背着师母喝酒。我们除了谈书法,也会聊其他话题,关係就像父子般亲切。”

提起恩师,陈家煜脸上充满钦佩之情。目前,师徒俩虽然居住两地,平日仍以手机密切联繫,交流篆刻艺术与创作心得。他在恩师身上也学到永不放弃的精神。

“老师是个很有毅力的人。虽然他的眼力不好,也依然坚持写书法与篆刻。最近,我送了他一些质地比较软的石头让他刻。他总是说,只要还在呼吸,他要继续写书法、继续刻下去!”

拜师多年始出师
善用社媒推广篆刻

2010年,陈家煜从硕士班毕业,对前途感到有点茫然。他听从父亲的建议回到家乡高渊,帮助父亲经营汽车避震器生意。有4年的时间,他停止了篆刻创作。

“这段空窗期间,我专注于打理车厂。一直到2013年,我看见槟岛举办佔领土库街文创活动,再度燃起对篆刻的热爱,于是重操旧业,到土库街摆摊刻印章。”

摆摊生涯打开了陈家煜的视野,认识了许多艺术同好,也触动他对篆刻创作与推广活动的野心。

“这期间我跟志同道合的艺术同好合作,如与槟城的书屋民宿合办篆刻体验工作坊。我发现社会的艺文风气回来了,我们可以结合资源共同举办一些艺术活动。”

他也善用社交媒体与国内外篆刻家切磋交流,开办网络课程教导学生,以不同方式向公众推广篆刻艺术。

陈家煜坦言,经历了人生的不同阶段后,他是在近几年才真正参透篆刻的精神与意境,终于明白恩师当初对他说的话。

“追随夏老师11年,最近他才对我说,我出师了。他觉得我真的领会了篆刻的精神,希望我能在北马区推广篆刻艺术。这让我觉得责任更重大了!”

自打理想篆刻刀
启发心智磨练意志

别号“石痞”的陈家煜天生有双巧手,除了擅长篆刻书画,他也是一名汽车零件修复与改装技师。对于锺爱的事物,他总会忘我地投入。为了寻找一把理想的篆刻刀,他无师自通成了打刀师傅。

“买来的刀往往硬度不够,不理想,于是我决定自己打刀。我通过视频自学打刀技术,花了一年多的时间造炉及练习,最后成功造出理想的篆刻刀!”陈家煜表示,在炉房的高温环境下打刀是不容易的任务,但他享受打刀的过程。

“我喜欢创造具有代表性的东西,喜欢看着一块平平无奇的铁慢慢变成一件工具的过程。我打的每一把刀就像是自己的孩子,用自己打的刀篆刻,心里有非常大的满足感。”说起打刀的乐趣,他一脸自豪。

陈家煜也表示,篆刻与打刀的创作过程总能启发他的心智,磨练他的意志。

“从打刀看人生,打刀是一个千锤百炼、去芜存菁的过程。它提醒我做人要经得起各种考验。”

无心插柳柳成荫,陈家煜製作的手工篆刻刀及茶针素质上佳,吸引许多人下单购买。目前,他计划自创品牌,继续开发更多手工刀系列作品。

儿子启发创作观 
全职奶爸慢得更好

今年,陈家煜荣升为父亲,儿子出世后不久证实为唐氏儿。为了全力照顾初生儿,他暂时放下了工作,成了全职奶爸。

他感慨地说,儿子的到来给了他非常大的冲击与省思。以往他的思想比较偏激与主观,习惯与人攀比,凡事追求完美,常批判同行。如今,他学习以不同角度看待事情。

“儿子出世后,夏老师跟我说:‘曲则全’。这孩子让我明白到,世上并没有真正的完美!我放下与人攀比的心态,也不再随意批判别人。”

从一个愤世嫉俗的文艺青年到有担当的一家之主,篆刻见证了陈家煜的人生历程,让他在方寸之间,刻划出新的创作观。

“儿子是个做什幺都比别人慢的孩子,他教我放慢生活步伐。我发现当我能够慢下来,刻出来的印章线条更严谨,字体也更漂亮。以往我的好胜心强,往往在不知觉中下刀太快。这个孩子教会了我,慢,才能出好作品!”

为了好好陪伴孩子成长,陈家煜重新规划职业生涯。他计划在家开设工作室,在照顾孩子的同时继续篆刻与打刀创作。他也坚定地表示,虽然儿子是个特殊儿,但他乐观看待儿子日后的成长。

“我会带儿子出外,让他在健康的社交环境下长大。11月的忘年书展,我也会带着儿子出席,让每个朋友都认识他!”

看好篆刻业前景   
刻全套《心经》参展

这些年来,陈家煜与恩师夏振基及师兄弟们相互扶持,坚持走在推广艺术的道路上。他直言,相比中港台及日本,大马的篆刻艺术风气低迷,一些书画家也不重视自己的印章。

“我看过很多书画家的印章与作品并不匹配,无论如何,我认为篆刻艺术不会被时代淘汰。中国经济起飞,很多商家去中国经商都需要携带自己的印章,我觉得篆刻业的前景可期。”

未来,陈家煜希望结合其他社会资源,与不同的公益团体合作推广篆刻艺术活动。配合今年11月4日至12日在吉隆坡州立华小丹斯里拿督斯里杨忠礼博士礼堂举办的第三届“忘年书展──三代师友书法联展”,他特别準备了三幅书法作品,并创作一套包含54颗石头的篆刻作品《心经》,非常让人期待。

陈家煜表示,要刻出好的印章作品,不能取巧或走捷径,唯有“心正”一途。他略带激昂地说,篆刻虽然不是他生命的全部,却是这辈子永不割捨的爱好。

特约/黄晓瑾.2017.10.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