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药梦醒时分,看懂四大操作手法!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13
新药梦醒时分,看懂四大操作手法!

连法人机构都不一定懂的新药开发公司,究竟应如何评定其合理价格?这是一堂很难学得好的投资课。手持中有生技股投资人,应该要戒慎恐惧面对不断重演的「浩鼎课」……。

1 年半前,基亚解盲前夕,市场传言,一旦解盲过关,股价将挑战 4 位数;这一次,浩鼎解盲前,过关挑战千元的耳语又在市场上流传。但最终,没有达阵成功,也连带重创投资市场。

新药股价正不断上演着因美梦而暴涨,因未过关再暴跌的循环戏码。结果,受伤的,最终还是多数投资人。尤其,当新药公司的负责人、大股东们一面乐观看好新药研发进度,一味释出利多时,却忘记投资人与公司之间资讯不对称,及市场股价不断走高的风险。这合理吗?

「老实说,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,是对不起投资大众的。为何这些老闆们都没提到新药研发失败的可能性很高呢?」元大创投副总彭俊豪直言,解盲后对投资人造成的伤害,公平吗?

「每一家新药进度到哪?该怎幺给予合理的价值,其实很多法人机构也不懂;但为了绩效,有时候还是会抢一下新药股的价差。」一位自营商负责操盘的副总,一语道破投资市场操作生技股的无奈与现实。如果连专业投资机构都坦言缺乏投资新药股专业知识的话,那多数投资人如果再不记取类似浩鼎解盲后股价重挫教训的话,未来恐怕还会再次重蹈覆辙。

新药梦醒时分,看懂四大操作手法!手法一:名人光环 打造梦幻团队
真相是…过去成功经验,未必能複製

多数人看不懂生技业本质,因此常以其背后的名人光环作为选股的参考逻辑。二零一二年新药公司刚在台股起步,市场还搞不清楚新药该怎幺评估时,以複製海归派的成功模式蔚为主流。那时候,华人生技圈女天王许照惠,将她一手创办的 IVAX 公司,以百亿美元卖给全球最大学名药厂 TEVA 的成功经验,因此当他和尹衍樑合作在台湾成立润惠时,市场自然给予高度评价。

有缓释剂型教父之称的陈志明,在美国也有 2 次成功创业经验,他创立 Andrx 製药,以高价被学名药大厂赵宇天创办的华生製药收购;后来创立的 Anchen 又以 4.1 亿美元,被学名药厂 Par 所收购。

然而,二度成功的陈志明,回台成立的安成,当初在兴柜登录后一度惊见千元价位,但 IPO(首次公开募股)后因迟迟缴不出成绩,股价即从 341 元高点,一路修正至 150 元左右。显然名人加持并不完全等于市场保证,过去的成功,也不代表未来的绩效,如果不清楚这些道理,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。

而在名人加持的前提下,这些新药公司也都在大胆编织筑梦;像是兴柜登录不久的生华科执行长宋台生,就在一场人潮爆满的法说会上,将生华科目前研发的新药,形容得似乎就快要拿到诺贝尔奖一样好,让台下听众感觉如果现在不买生华科,明天就会后悔……。不过,让人不解的是,法说会结束后,生华科股价却出现几近腰斩的走势,从 220 元跌到 120 元。

事实上,新药开发就是个案研究,无法完全複製过去成功经验,新药进度也不会因为名人,就有比较亮丽的成绩。不管你是谁,只要开始进入新药研发流程,就同样承担研发失败的高度风险。

手法二:大股东低成本布局
真相是…成本与小散户差很大

当投资人一头热追逐生技股的同时,都忽略大股东的成本和一般投资人根本不同。以最近刚登录兴柜的心悦为例,背后大股东国硕、硕禾及健亚持有的成本都不到 20 元,但是因为台湾新药市场过度的评价,使其股价冲上 180 元之上。

一位操盘手建议投资人,投资新药股时不妨观察大股东的持股成本,就可以判断与目前股价间距离,是否被过度膨胀了。

假若大股东成本不好计算时,也可以最近新药公司办理的现增价作为参考指标。像这次浩鼎四百元左右跌不下去,一位分析师认为,这段期间尹衍樑旗下的润泰全,砸下 6.1 亿元,共买进浩鼎 1880 张左右, 400 元的股价已经到了部分大股东的成本区。

若用这个角度类推,百元左右兴柜登录的生华科,股价自 240 元修正以来,就在 120 元这位置止住了。药华药用 150 元办理现增、準备上市,这一波修正股价也落在附近。

过去美国那斯达克指数和台湾电子股有着密切关係,是因为两者有上下游供应链的关係,所以当智慧型手机、车用电子及光通讯产业走强时,台湾相关联电子股也跟着吃香喝辣。但新药产业并不像科技产业会为降低风险而分散採购,不仅没有任何供应链关係,同业之间可能还存在竞争关联性。

更何况,法人指出,每一家新药公司,都必须单独分析,因为每一家选择的新药研发项目都不相同,有人是肝癌、有的是乳癌,或心血管疾病等;且任何一家新药进度都不同,药品市场规模也不一样,所以根本无法放在一起比价。

手法三:祭出比价效应
真相是…新药不是电子股,毫无关联性

然而,市场往往盲目,每一家新药公司都分享着自己的神奇故事,也不必负责任的公开自家新药市场规模,或说明市场是否早有相似药等数据,似乎只要有话题,股价就能一路向上。

例如,近来以研发免疫疗法为诉求的北极星公司,即因「免疫疗法」的关键字,就被市场形容为「小浩鼎」,大有一副要和浩鼎比价的气势,而完全不去理解这根本是针对两种癌症研发、风马牛不相及的 2 家公司。

所以说,评价新药产业,终究是回归到每一家公司身上,关心新药研发的进度,与国际市场规模等,独立研判。

手法四:把国外利多当利多
真相是…台湾不是美国,规模实在差太大!

此外,多数新药公司由于没办法靠营收数字判读,但为了激励市场利多氛围,只好不断搬出从 1000 点冲上 4000 点、大涨五年的 NBI(美国那斯达克生技类指数),作为宣传手法;不仅如此,两岸生技产业搭桥,小英的生技政策概念股等,也都可以不断营造台湾生技产业大多头的美梦。

但 NBI 指数到底和台湾新药何幺关联?两岸生技产业搭桥又和某家研发新药公司的进度有什幺连动?小英的生技政策有助于某公司的进度吗?

和通创投副总张人寿就解释,台湾生技环境与美国根本不能相提并论,美国药品市场规模大,去年辉瑞药厂一件併购案,金额就高达 1600 亿美元,规模之大完全无法拿台湾新药产业相比。因此,想像终归只是想像,否则,今年以来 NBI 指数从 4000 点重跌至 2700 点,怎幺就没听那位专家说台湾生技产业会走空呢?

但摊开新药公司的股价,浩鼎、中裕、台微体、智擎、心悦、健永、生华科等全都是百元以上的高价族群,站在投资人立场,到底该不该再投资呢?

投资建议:
务实评价新药公司 不懂的别碰

「就拿这次浩鼎为例,市值高达 40 亿美元,溢价幅度真的太高了。」一位法人说,一切都太乐观的假象,但却没人愿意打压股价,说出资本市场没说出的真相。

对照国际上主要免疫疗法研发的新药公司,平均市值约落在 20 亿美元左右,就算是已经拿到药证的免疫疗法新药公司,市值也只约落在 30 亿美元左右。因此,相较之下,还在美国二期,台湾三期的浩鼎,股价已走在前面了。

台北医学大学董事长李祖德率直地说,国内法人圈本身学医药就不多,自然看得懂生技业就更少了。例如,在国外「Bio-tech」这字是有严格的规範,必须要和蛋白质相关技术才能使用;但在台湾,类似像保健食品、医疗美容等统统都成为「Bio-tech」产业,这样就会出现鱼目混珠、想在资本市场上捞钱的不肖业者,自然也会对这个产业的健康发展,带来不良的作用。

资本市场上的钱并不好赚,即使如股神巴菲特,都告诫自己:「对于不懂的产业就别碰」,一般投资人如果不勤做功课,又怎幺可能在如此贪婪、杀戮的战场中冀望自己全身而退呢?

投资生技股必知 5 件事

    新药研发可能长达 10 余年,期间无法获利,甚至还要向投资人要钱;最终新药不见得一定成功。投资前,问问自己可以忍受这幺大的风险吗?生技产业相对艰深难懂,投资人务必勤做功课,别一味听信市场讯息。新药公司大多未有盈余,评价模式也不是靠作梦想像,投资人应多参考国际游戏规则及评价模式,不要人云亦云。熟悉国际竞争者目前的状况,与台湾新药之间做比较。例如,国际竞争对手的新药已经研发成功了,相较之下,台湾的新药还要研发下去,投资的价值还有多高呢?一定要了解新药公司的研发进度作为评价的依据,而不是只听公司或法人利多消息。
新药梦醒时分,看懂四大操作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