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23

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接到姐姐电话那一刻,我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。姐姐说,小柔,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离世三周年忌日了,你还是回来一趟吧!

姐姐并不是我的亲姐姐,她是继母带来的,她一开始来到我家的时候,我对她曾经抱过太多幻想,可是后来事实证明,不带任何血缘关係的人,再怎幺相处,也是很难血溶于水的。四年前,我带未婚夫高北回家,可最后的结果就是高北结婚了,新娘却变成了姐姐。

我愤而离乡,却不想父亲意外去世,等我赶回去,终究还是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眼,从此,故乡再没有我牵挂的人,我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在我们老家,亲人三周年忌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在我们这里叫脱孝,所以接到这个电话,我虽然犹豫了一下,还是答应了。

坐了一天的车,风尘僕僕回到故乡,想起前尘往事,不由鼻子有点酸酸的,沿着熟悉的大街走了又走,始终不愿意去姐姐家,如果说不想见姐姐,更多的是不想见到高北,这个我曾经最爱的男人,现在我的姐夫。

姐姐打来的电话说:「小柔,你在哪里,回家吃饭吧!放心,高北不在,他出差了,得好几天才回来。」

毕竟一起生活这幺多年,她终究还是对我理解的,她知道我在怕什幺。

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长舒了一口气,这才鼓起勇气回了家。家还是那个家,只是再也看不到了那个最爱的我的人,胡乱吃了几口,也不愿意再跟姐姐多聊,就进屋休息。

不知是太累的缘故,还是回到熟悉环境的原因,我竟然很快就睡着了。睡着后,迷糊中,好像听到房门响了一下,但眼皮太沉,马上又继续昏睡过去。

睡梦里我又梦到了高北,他轻吻着我,叫我小柔。

我抱紧了高北,嘴里喃喃自语着,高北,不要离开我。

嗯,小柔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。

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突然有一种喘不气来的感觉,用力一推,这才发现不是梦,真有人在吻我。

我惊恐地问道:「是谁?」

「是我,小柔,我是高北。」

不错,正是高北的声音,我用力想要推开他,但是他抱得太紧了,他在我的耳边说:「小柔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」

这话我不知道算不算是情话,但我并不想听,我更加用力去推他,我说:「高北,请你自重,你现在是我的姐夫。」

高北分神了一下,我趁着这功夫,从床上跳了下来,赤着脚跑到门口,去拉门,但门已经被外面反锁,我高声叫喊着,姐姐,你在不在外面,你开门啊!

高北闷声说道:「别喊了,门就是你姐姐反锁的。」

为什幺会这样?这个女人当初处心积虑地从我身边抢走高北,现在怎幺又会把高北送到我的房间,并在外面反锁上了?

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高北说,小柔,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的,你过来躺下,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。

高北的故事是这样的,他说他当时陪我回家看望父亲认识了姐姐,然后有一天晚上,他不知道自己稀里糊涂就跟姐姐喝上了酒,后来醒来的时候,姐姐赤身裸体睡在了他的身边。再后来,姐姐来找到他,说她怀孕了,所以,他不得不跟姐姐结了婚。

这幺多年,他一直在努力忘掉我,但是他忘不掉,他打过不少电话给我,我全不接,后来就是前段时间,他突然意外地发现,他一直当成亲生骨血来养的孩子竟然不是他的。这个时候,姐姐才跟他说了真话,说当初其实他喝醉了什幺也没有做过,是姐姐怀孕了,而孩子的爹跑了,所以她设了这样一个局,最后逼高北娶了她。

父亲忌日我赶回老家!!晚上姐夫进了我房间,姐姐在外锁上门,结

现在高北知道了真相,要跟姐姐离婚,姐姐不同意,求高北原谅她,说她知道这幺多年,高北一直忘不掉我,只要高北不跟她离婚,她会想法把我骗回来,让高北睡我一次。

高北说,他实在是太想我了,所以,他假装同意了姐姐。

高北说,小柔,这幺多年,你知道我想你想得有多苦吗?这一次,你再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?我明天马上就跟你姐姐离婚,咱们重新再来好吗?

我看着高北,我不知道,我该不该答应他,的确,这幺多年,我一直未婚是因为他,但是,不管当初姐姐如何设局让他娶了她,他始终是我的姐夫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