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幺我们顺着前人脚步,却无法得到同等回报?解开职涯停摆的结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15

为什幺我们顺着前人脚步,却无法得到同等回报?解开职涯停摆的结

薪资增长停滞、高学历高失业率、中产阶级的消失……这些现象不只在台湾发生,而是在全世界同步上演。如果单纯地以为是某个政党、某个官员或是某个世代个别的问题,那幺我们将离解决之道越来越远;如果连游戏规则改变了都没发现,那试问又该如何赢得这盘棋局呢?

你曾在年节前夕逛过大卖场吗?结帐区长长的队伍不说,大家的购物车又是满得像东西不要钱一样,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。正犹豫要不要把开始融化的冰淇淋放回冰柜的时候,一条原本封闭的柜檯突然开通了。首先,排在队伍尾端的人,毫无疑问,会用最快的速度移动到新的队伍,并且抢得领先的位子;至于原本就排在前端的人多半不为所动,毕竟很快就会轮到自己。然而,原本在队伍中段的人却面临了两难:换到新队伍为时已晚,丧失了先机,但若留在原处,却得面临着漫长的等待,这正是不少人当今面临的职场写照。

从二○○七年「专案管理生活思维」开站后,我们以管理学的观点写了些职场文章,收到许多网友的迴响与提问,部分网友信中也透露出职涯中那种进退失据、骑虎难下的处境。透过 Google Analytics 以及 Facebook 的大数据分析发现,这些网友的年纪多数介于二十五至四十五岁之间(相当于台湾所说的六七年级,大陆的七○八○后),男女各半,而且多数是高学历的专业白领。这群人显然不是职场上的鲁蛇(Loser),却对未来充满着惶恐与不安:眼前的选择似乎越来越少,却不知下一步该何去何从。老实说,这样的感觉我们不陌生,毕竟自己也是这个世代的一员。

一九九○年台湾股市首次突破万点大关,各行各业一片欢声雷动,那时的我还只是个高中生,但有则新闻我印象深刻,有间证券公司连清洁员能都领到十多个月的年终奖金。那真是个「台湾钱淹脚目」的时代,政府大兴土木,企业投资旺盛,到处一片欣欣向荣。随后在科技业的强劲带动下,台股于一九九七年以及二○○○年再度站上万点,科技业的分红配股制度也塑造出一群令人豔羡的「科技新贵」。

当时还在当兵的我,常听到周围的亲朋好友谁又领了几百万的分红,或者某人身价高达千万以上的八卦,而且身边几乎每个人都在炒股票。虽然当时的我仍过着数馒头的军旅生活,不过我知道等在面前的是一个朝气蓬勃的职场,很期待自己能马上投入,跟大家一样快快累积财富!

我终于在千禧年正式踏入职场,却觉得我的荷包并没有跟着经济一起成长,当初开心踏入科技业的同学们也反映出类似的失望。只不过,比我们早个四、五年进公司的同事,与我们这群六年级生之间却存在极大的财富鸿沟。竹科一位与我同年的客户告诉我,在公司光看员工编号就可以估算出身价,五年级后段班的前辈虽然只早我们几年进公司,但身价至少多一个零。

随着科技业逐渐成熟,一夕暴富的神话却也不若以往。爆肝、过劳、无薪假让科技新贵反倒被戏称为「科技碗粿」。这样的场景让六年级以及随后的七年级世代陷入尴尬,因为从小父母便督促我们要用功读书,取得高学历,才有机会进入优秀的企业,过个美好人生。我们确实做到了,却发现自己卡在「结帐队伍」的中段,眼前的一切明显不如预期,但过去的投资又捨不得放弃,于是多数人在「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」的心态下还是走进了大企业,当个认分的小螺丝钉。

您是否曾想过,为什幺我们顺着前人的脚步,却无法得到同等的回报?难道父母从小要我们追求学历,进大公司的策略是错的吗?这个问题我从二十五岁想到三十五岁,最后意外地在投资学里找到了答案。

投资领域里有项金科玉律刚好解释这个问题:承担的风险与潜在的报酬永远成正比。在升学道路上我们的辛勤付出没得到同等的回报,乍看很不公平,但如果换个角度,以风险对应报酬的观点来看,一切却又公平的不得了。
我们把时空搬到一百多年前的美国加州。

一八四八年还是蛮荒一片的加州出了件大事:有人发现了黄金!第一批发现金矿的是骑着马来访的探险家。这些人远离家园,冒着生命危险来到鸟不生蛋的美国西部,他们承担了极高的风险,但相对也赚上了一笔财富(高风险高报酬)。

等消息传开之后,接下来几年从全世界涌入超过三十万的淘金者。只不过这时候旅馆也盖好了,城镇也形成了,甚至连铁路都出现了,可以想见,这些带着精良装备搭乘火车前来的后继者,多数是空手而回的(低风险低报酬)!虽然他们也确实投入了不少时间与金钱,但与第一批拓荒者相比,风险还是小得多,自然获得的回报也难以比拟。正如投资学告诉我们,风险与报酬永远是成对价关係的。

一九八○年代台湾科技业的兴起也彷彿是一场淘金热。二、三年级生(现年约六十至八十几岁的前辈)可说是第一批拓荒者,四、五年级(现年约五十至六十岁的前辈)则承先启后并迈向顶峰。我们常常羡慕这些前辈的成就,但往往也忽略他们当时所面对的风险。

那个时代,台湾的民生物资缺乏不谈,教育资源更远不如今天,多数人中小学毕业就赶紧投入职场赚钱养家,就算有能力当白领的,也多半担任军公教人员,或往石化、纺织、营造这类传产发展。那时候不管是攻读硕博士、出国留学(很多人拿着全家积蓄赴美半工半读),主修电子科技的这些决定,其实是很冒险的!试想在今天,有父母把房子卖了,拿出所有积蓄送孩子去研究人类如何移居火星,我们应该也觉得他们很敢赌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