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完全代替工作的未来:无条件基本收入可行吗 (沈旭晖)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06

日前在电台节目,访问了香港总商会欧洲委员会主席陈佩君女士,在荷兰长大的她,认为欧洲对人类未来的最大贡献,并非在于辉煌文明或尖端科技的延伸,而在于「进步」的生活态度,因为这种和华人刻苦进取完全相反的人生哲学,才符合未来的人工智能(AI)世代。

这并非纯粹的虚无思想,而是已经被尝试落地:两年前,芬兰政府开始了一个社会实验,在25至58岁失业者中,随机抽样2000人,每月向他们派钱560欧罗,这其实就是「无条件基本收入」(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, UBI)。

芬兰实验向失业者派钱

在传统经济学,UBI的主要贡献包括:降低贫富差距,令人摆脱无意义的剥削性工作,转而从事自己「真正适合」的工作,找回尊严,生产力也得以提升;而且所有人得到UBI后,还可以增加消费、提振内需;UBI亦能取代各种複杂的福利制度,可以减省政府成本;加上在不久将来,资本产生的经济产值,可能已经大于「劳动」所得,一些社会会富裕得脱离「手停口停」的阶段,所谓「后稀缺」(Post-scarcity)时代可能已到来。就像不少巨富,将家族资产变成一个永续经营的基金,其子孙后代每月可得到非常体面的生活费,不需要工作餬口;他们固然也会读书工作,却是为了别的目标,可能是兴趣,可能是与同辈竞争,或可能是自我证明。UBI的概念,其实就是令我们都过富豪后代的生活,令工作不再与餬口綑绑,成为一个independent variable,对人类生活的颠覆性,未必低过AI兴起或基因改造。

AI完全代替工作的未来:无条件基本收入可行吗 (沈旭晖)

假如人类把社会的管理权交给AI,该如何确保AI不会消灭已经多余的人类?(路透资料图片)

然而,目前要全面实行UBI,几乎不可能,首先自然是资源问题。比利时经济学者Philippe Van Parijs认为可以扩大税基解决「钱从何来」,例如对资本及资产转移增税、徵收国际金融交易税以针对所有电子交易活动等,但在全球层面,始终是杯水车薪。发达国家或许单靠资本增值,就可以打造一个「永续生活基金」,但目前的经济活动仍然很大程度依赖劳动,还未进展到「AI化」。

盖茨对UBI也很怀疑,认为现时堪称地球最富有的美国,「也未富裕到容许人们不去工作」;自动化生产现时只是造成失业,其累积的财富,却未巨大到可供政府做大规模财富再分配。总之,「钱从何来」,始终是现阶段的难关。真正的UBI是没有附带条件的,拿取资助之后,应毋须找工作或投入生产,但芬兰以上实验明显未能做到:一来它并非发放给所有人,二来芬兰人不能靠每月560欧罗过活,「收入」顶多只是补贴。芬兰政府只是通过实验,考察这笔资助,能否增加失业民众重返劳动市场的动力,却发现接受资助的失业者,虽然心理上感到较安全幸福,但求职时,成效与领取一般社会保障的失业者「几乎无分别」。

无论如何,今天未成功,不代表未来不成功。UBI毕竟是属于未来的概念,Tesla老闆、着名「科技狂人」马斯克 (Elon Musk),就从未来学角度积极提倡UBI。他深信未来有很多职业会被自动化机械取代,机械人将来愈来愈精緻,例如有了无人驾驶汽车,就不需要司机,结果无数人将失业;与此同时,生产因为减省了人力资源,而变得更廉价,社会(但不是个人)变得更富有。这个AI推动的自动化生产的未来,已经无视了一般人对「钱从何来」、「派钱会降低劳动力」、「派钱等于养懒人」的质疑,因为自动化进行到某个地步,已经不需要人类劳动力,人类亦变得有点多余。

AI完全代替工作的未来:无条件基本收入可行吗 (沈旭晖)

机械人将来愈来愈精緻,例如有了无人驾驶汽车,就不需要司机,结果无数人将失业。(中新社资料图片)

马斯克说不希望这事发生,但未来必定如此,于是UBI就会变成对「多余人口」的善后方案。问题是,自私是人类的天性,真的有决策者愿意实行这个「无条件」计划,让所有人白吃白喝吗?观乎古今中外历史,似乎也不容易。唯有当人类社会「进化」到由高级AI管理,或许在绝对理性的「社会演算法」下,UBI才有望推行。

马斯克警告失存在价值

此外,马斯克也提出一个更深远的哲学问题:政府固然可用自动化生产而多出来的财产,去抚养失业大众,但这些人也可能因为失去工作,而一併失去存在价值;当大多数人陷入无意义感,可能令社会秩序大乱。社会学家弗洛姆(Erich Fromm)有一个着名的「逃避自由」理论,讲述自由亦可以给人类带来心理压力,而需要找到有规律可寻的「逃避」:在UBI实现、人类不需要工作后,甚至连管理社会都有AI代劳的世界,人是自由而极为休闲,却很可能会经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空虚。

最后,这裏还会出现另一个终极问题:假如人类社会的管理权已经让给AI,AI为何要继续饰演「仁慈的独裁者」去管理和供养人类?要如何确保AI不会基于功利和「理性」,而消灭已经多余的人类?除非程式设定,AI无论如何都要以造物主的利益为依归,但是否可行,谁也不知道。既然未来是这样,欧洲青年今天已习惯享受人生,不追求利益最大化,讲求生活品味,一天只工作几小时,甚至不在乎有没有上班,其实也是适应未来的準备。相反在东方,一旦不再拥有传统的勤勉存在价值,届时社会会变成怎样,可能更难想像。

(编者按:沈旭晖着作《平行时空2 – 解构本土主义崛起的世界》现已发售)

欢迎订购:实体书、电子书

其他沈旭晖文章:中美竞赛太空篇:宇宙是无主地,还是地球主权延伸虚与实的国度:VR、AR与未来国际关係还要上学吗?全球新世界「学习革命」